当前位置: 主页 > 神童网 > 内容

神童17岁时考上中科院却被劝退 只因生活难自理

时间:2017-10-01 12:23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1983年6月,魏永康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,17岁时他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,硕博连读。但像古时“伤仲永”一样,神童魏永康并没有在长大后依旧延续神奇。

  1983年6月,魏永康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,因为母亲曾学梅从小的悉心教育,从两岁起,魏永康就被人称为“神童”。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,17岁又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,硕博连读。但像古时“伤仲永”一样,神童魏永康并没有在长大后依旧延续神奇。2003年7月,已经读了3年研究生的魏永康,连硕士学位都没拿到,就被学校劝退了。

  “我当时恨不得他死了才好。”曾学梅指着中科院的大楼,让儿子跳楼,“这么好的条件不争气,你去死!”

  1978年恢复高考时,许多家乡的同学、老师都来信,让曾雪梅回去报名参加高考,但那时,曾学梅已经结婚。尽管放弃高考,但她还是每天学习,特别是在儿子出生之后,她开始用自己的学习方法影响儿子。

  曾雪梅在魏永康1岁3个月时,就开始教他写字,到了魏永康两岁时,他已经能够掌握1000多个汉字。“神童”的称呼就此传开。4岁时,他基本学完了初中阶段的课程,后来,魏永康连小学也只读了二年级和六年级,到1991年10月,年仅8岁的魏永康连跳几级,进入县属重点中学读书。

  也是从1991年开始,湖南省内的发现了这个小县城中的“神童”,并进行了报道。“华容神童”进一步升级成了“湖南神童”、“天才少年”。

  从魏永康8岁上中学开始,曾学梅就开始了她的陪读人生。1991年,在中学领导的安排下,曾学梅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所小房子。在“智商”教育一凯歌之时,曾学梅对魏永康的“情商”教育似乎并不怎么看重,甚至完全忽视了。

  除了学习,家里任何事情曾学梅都不让魏永康插手,每天早晨连牙膏都要挤好,给儿子洗衣服、端饭、洗澡、洗脸,甚至为了让儿子在吃饭的时候不耽误看书,魏永康读高中的时候,曾学梅还亲自给他喂饭。“只有专心读书,将来才会有出息”。

  魏永康自己曾说,小时候妈妈总是把他关在家里看书,从不允许他出去玩。只要有女生打电话给他,他妈妈都说他不在家,担心分散他的精力。因此他养成了不爱说话的习惯,周围的同学也渐渐疏远了他。

  从小学到大学,魏永康的生活都是曾学梅一手包办。“我心想,他将来长大离开我,人这么聪明,很快就能学会的,不晓得他已经形成习惯,改不过来了。”曾学梅说。

  1996年9月,魏永康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湘潭大学。曾学梅强烈要求陪读。考虑到魏永康年纪确实太小,学校特地安排曾学梅做勤杂工补贴家用,还划拨了一套一室一厅的住房供他们无偿使用。母亲陪读的生活,一直持续到魏永康大学毕业。

  2000年5月,17岁的魏永康以总分第二的成绩考进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所,成为硕博连读研究生。脱离了母亲的照顾后,魏永康“失控”了。他完全无法安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:热了不知道服,大冬天不知道加衣服,穿着单衣、趿着拖鞋就往外跑;房间不打扫,屋子里臭烘烘的,袜子脏衣服到处乱扔;他经常一个人窝在寝室里看书,却忘了还要参加考试和撰写毕业论文,为此他有一门功课记零分,而没写毕业论文也最终让他失去了继续攻读博士的机会。

  “我当时恨不得他死了才好。”曾学梅说,当她来到的中科院后,指着中科院的大楼,让儿子跳楼,还指着旁边车水马龙的道,让儿子去被车撞死。“这么好的条件不争气,你去死!”

  “我不怪他,只怪我自己的教育方法太狠了,对他也太狠了。”如今的曾学梅老泪纵横,她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,如果当时能够鼓励儿子,或者不骂儿子那么狠,孩子也不会出现更多的问题。

  魏永康离家出走了,最长的一次整整39天。魏永康用了近500元钱,跑了16个省市,先后去了杭州、宁波、舟山、上海、郑州、茂名、湛江等地玩,待到他去玉林玩时,把剩下的钱弄丢了,落了个身无分文的境地。

  魏永康的这次出走正是因为挨了母亲的打,“是我的错,真的全部是我的错,他后面的这一段错都在我,全部都是我的错。我真是太对不起他了。”

  曾学梅看了看客厅墙壁上的英语、日语,告诉记者,这是她当年自学的:“将来他出国了,就可以不用带翻译,我都能给他做翻译了。”

  过去的时光却不能倒转,她和儿子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。“我有,他也有,但千错万错还是我的错”。

  ●从2003年,魏永康被中科院后,始终都没有找到未来的“出”,之后的求职、求学之则一坎坷。

  ●2005年10月,上海一家航天研究机构知道魏永康的情况后,邀请他去上班,由于生活的“不适应”,他辞去工作。此后,魏永康曾在深圳、南京等地工作,在他辗转求职的过程中,他还曾参加过工业大学生物物理专业的研究生考试,但最后没有成行。目前,魏永康已在一家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4年。

  今年,曾学梅已经63岁,丈夫魏炳南也在2009年去世。而儿子魏永康在经历了几次求学失败,已经工作了近4年时间。每个月,魏永康会给曾学梅打一个电话,但谈话的内容却异常简短而且形式化,“怎么样?”“放心呀!”“保重呀!”基本上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。

  “我现在最怕别人问我:‘你家永康怎么样了?’”曾学梅说,每当她听到别人这么问她,她都会避而不答,直接找理由离开。

  2010年,魏永康结婚生子后,一年里一半的时间,曾学梅生活在湖南邵阳,这是她的娘家,也是儿媳的娘家。

  “我想着把孙女接过来,我来教育她。”曾学梅说,孙子现在已经六岁,孙女也已经两岁,她将生活的重心更多地放在了孙子、孙女身上。

  在孙子、孙女面前,曾学梅被提及的一句话,就是“你爸爸在你这个岁数,已经……”将孙子、孙女的童年与儿子的童年作对比,是绝对不允许的。她曾经与儿媳商议,她来教孙子文化知识,而儿媳教他生活能力、做事。但“实验”的效果却并不理想。

  “每次到儿子家,就看到孙子的玩具又多了,而之前教的东西已忘了一半。”曾学梅说,在儿媳“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”的强烈要求下,她只能将自己的教育穿插在孙子的“游戏”之间。

  在2000年魏永康到上学后,曾学梅还专门教过一个同事的孩子,尽管只教了一年多时间,但是那个孩子之后也高分考入了全国重点大学。

  但当儿子之后,她也开始反思教育孩子的方式。“我曾经写过一本教育孩子的书,还希望能够在永康毕业的时候发表,当时已经写了三四万字。”曾学梅说,在儿子后,她一气之下,将她写的那本书全都撕了。(据《广州日报》)

  LBT雪糕:别让期待当成了爱,同时也别让分数覆盖了人格,追求卓越的人生没有错,错就错在,把一切生活上的、成长上的、人格上的事,统统推给“长大了自然懂”这个观念,这位母亲的观念我们已不能,只能各位家长让自家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。

相关推荐